您好,欢迎来到一对一培训教育网站,我们竭诚为你服务!

专业英语一对一培训教育

一对一专业辅导真正高效学习

民促法降维打击民办学校,教育的本质究竟是什么?

作者:jcmp

浏览量: 0

2021-03-19

直到上周五8月10日下午,港股市场的教育

直到上周五8月10日下午,港股市场的教育股们都享受着一年以来的无限风光。

周五下午,《民办教育促进法修订案(送审稿)》(以下简称“送审稿”)的公示打破了教育股的风景独好。

如果用一句话总结送审稿主题思想,就是: 以后民办学校别想一边打着“非营利”旗帜少交税拿补贴,一边以营利目的进行兼并扩张和资本运作 。

面向义务教育的民办学校,成为了此次送审稿的主要打击对象。枫叶教育、成实外教育、睿见教育、宇华教育、天立教育、博骏教育等含义务教育阶段的民办学校,股价一阵凉凉。港股教育板块迎来“黑色星期一”。

回首来路,政策送我上青云

教育,是国之重器,下一代人才是国家的未来。

教育,同时是“毛利高,业绩佳,现金足”的行业。

因此,公立与民办,政策与资本,是这个行业长久以来围绕的主题。

政策来了,势不可挡。

2014年《民办教育促进法》收紧了公立高中国际班的政策,利好民办国际学校 。枫叶教育作为国际学校龙头,15年到17年的净利润同比增长分别达到33%,40%和41%,股价从2015年7月最低点的1.62元到2018年6月最高点的15.26元,翻了近10倍。

枫叶教育股价

2017年9月,新版《民办教育促进法》颁布,从法律层面承认了民办教育机构的营利性质,教育行业迎来爆发期。

从今年6月10日到7月10日短短一个月内,就有42家公司在一级市场获得融资。

今年更是2010年后教育行业IPO最强劲的一年,上半年在港美股上市的就有21世纪教育(1598 HK)、朴心教育(NEW)、瑞思学科英语(REDU)等7家教育企业,同时正在排队上市的教育企业更多达数十家。

政策的助力,带来教育行业的资本盛宴。 当教育成为产业、当身份焦虑困扰中产阶级、当教育投入成为阶级晋升之路, 资本追逐和裹挟着这一行业,旋转不停。

一道政令,舞步戛然而止

面向义务教育的民办学校是此次“送审稿”的重灾区。它们既享受着“非营利”性质的补贴,又享受着资本驱动的快速扩张。

这里有一个简单的逻辑:学校的收入等于学生人数乘以学生学费。非营利学校的学费受到政府限制,而学生人数又受到单一学校规模限制,外延并购成为迅速扩大企业规模的法宝。

这一次送审稿,直接逼得非营利民办学校走上“要么放弃补贴优惠,要么放弃并购扩张”的分岔路口。

送审稿新增政策主要说了什么?

外资不得染指义务教育

义务教育,是孩子们塑造三观的重要时期。阻止外资成为义务教育学校的实际控制人,显然有思想文化导向的含义。不过,说回来,其他国家的爱国主义教育,丝毫不弱。在某些领域,教育的意义绝对不可小觑。

集团化办学不得兼并收购非营利学校

这一条主要影响K12学历教育集团的扩张。

目前在境外上市的,涉及义务教育阶段民办学校的企业有港股的枫叶教育、成实外教育、睿见教育、宇华教育、天立教育、博骏教育,以及美股中的海亮教育与博实乐,等等。这些学校多数为自建,少有并购,目前看来直接影响并不显著。

市场目前担忧更多的,一方面是已上市公司扩张脚步未来或进退维谷。另一方面,对于以后想上市的K12阶段学历教育企业而言,想要通过外延并购和连锁等方式达到上市体量,未来更难。

这种“不得”的规定相当绝对,而 “集团化”又界定不清。对于该条修改是否能够有效施行,抑或带来更多规避行为,市场仍有不少疑惑。

但方向是确定的: 小的教育企业想要做大,大教育企业想垄断市场,目前看来都将更加困难。原本就集中度极低的教育行业,或将变得更加分散。

公办民办不要纠缠

这个好理解。原本一个名牌大学可以挂名给参股的民办学校,例如xx大学高等技术学院之类,然后利益输送。如今这条路走不通了,公办学校要和自己旗下的民办学校分手,各过各的,不能纠缠。

同时也可以看出,国家希望非营利性学校纯粹办学,少受社会资本的影响。特别是义务教育阶段的非营利学校,希望这些学校在拿国家补贴之后,能安心回归教育本质,为祖国的花朵们提供一个健康成长的净土。

划重点:素质教育安然无恙

这次送审稿再次区分了“补课班”和“素质教育”,后者可直接法人登记,充分体现了对艺术类、素质教育类的扶持。

在中兴通讯缺芯、美国科技封锁的内忧外患关头,国内创新能力和素质教育又被拉出来嘲讽的尴尬时刻,推行素质教育不仅是个态度,更是刻不容缓的国家发展需要。

回归教育的本质

这一次的送审稿,给教育的资本盛宴浇了盆冷水,也令人清醒。即便送审稿不等于最终稿,即便措施初衷不一定等于落实结果,但它却提醒我们思考:教育的本质是什么?我们究竟需要怎样的民办教育?

那么,被资本裹挟的教育股,真的能通向这个目的吗?

很多民办国际学校的重要竞争力指标,就体现在有多少名学生被美国常青藤学校录取。这些常青藤学校,其实也是“民办”学校。回顾它们的历史,又有哪一所,是资本堆积和连锁经营扩张而成的呢?

季羡林老先生,既是文学家、教育家和社会活动家,也是民办的北京新圆明职业学院(原北京圆明园学院)的名誉院长,他给学院题词:

十年树木,百年树人——教育,原本不是急功急利的事。

或许,对于如今日渐功利的民办教育来说,这句话依然值得铭记。

进入了解更多关于英语一对一的信息。